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当代世界社会主义
如何看待民主的科学内涵和实践
2016年10月09日 08:36 来源:《求是》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核心要点:

  ■ 西式民主通常把多党竞争视为政治民主的表现形式之一,但各个政党是特定利益群体的代表,它们的目的是赢得选举的胜利和维护自己政党的利益,彼此之间经常陷入无序竞争,往往出现相互恶斗和彼此否决现象,短期的、个别的政党利益超越了长期的、共同的国家利益。

  ■ 西式民主在本质上是以资产阶级私有制为经济基础的政治上层建筑,以维护资产阶级统治和总体利益为宗旨,反映的是垄断集团的利益,是少数人的民主。在观念表达上,它以“全民”的形式掩盖资产阶级利益的实质;在政治法律上,它把经济上的事实上的不平等虚幻地表现为平等。

  ■ 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是中国共产党的群众路线在政治领域的重要体现。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在中国社会主义制度下,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

  ■ 我国的社会主义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要解决的问题的,因此它不仅有完整的制度程序,而且有完整的参与实践,从而能够把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间接民主和直接民主、政治民主和社会民主有机统一起来,由此构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

 

  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党校工作会议上提出“如何看待自由、民主、平等的科学内涵和实践”的重大课题。以什么样的思路来谋划和推进民主政治建设,对国家政治生活具有重大影响。世界上不存在完全相同的政治制度,也不存在适用于一切国家的民主发展道路。为深入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优越性,认清西式民主的本质和弊端,本刊特刊发这组文章。

  西式民主的乱象

  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参赞 周余云

  近年来,西式民主逐渐脱离了正常发展轨道,出现了此起彼伏的乱象。

  民主选举沦为政治游戏。在西方政治语境中,民主通常被视为“一三多”:一人一票、三权分立和多党竞争。然而,一些实行西式民主的国家却陷入了“民主疲乏综合征”:一是政治参与热情降低。一些西方国家选民参与投票的比例从上世纪50年代的80%下降到本世纪初不到60%,频繁的选举销蚀了民众政治参与热情,使得选举结果并非代表社会大多数成员的意志和利益。从美国的“占领华尔街”到欧洲民众掀起的“反欧盟愤怒浪潮”,民众对现有体制和精英阶层的不满日益显现。二是严肃议题轻率公投。今年6月英国举行的脱欧公投被认为是“最荒谬的政治表达”,只有70%的选民参加投票,其中52%的选民支持退欧,这样约占全体选民36%的民众就决定了整个国家的未来发展,结果导致400多万人后悔,要求重新公投。三是金钱支配选举。民主意味着平等的公民权,但在西方政治生活中,人们的实际政治影响力高低往往取决于财富的多寡。正如美国学者迈克尔·曼所言:“美国今天与其说是一人一票,不如说是一美元一票。”2010年以来,美国最高法院相继取消了公司和个人政治捐款的上限,“金钱获得了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政治影响力”。哈佛大学专项研究表明,美国91%的选举是由获得资助资金最多的候选人当选,回报金主和政治分肥也成为当选者的义务,选举已经扭曲成一个由庞大资金支持的“寡头体系”。事实表明,传统的西式民主运转出现了历史性的拐点,正如比利时学者戴维所言,西方国家需要反思选举政治的弊端,

  重建有意义的政治过程。

  党派纷争迟滞国家发展。西式民主通常把多党竞争视为政治民主的表现形式之一,但各个政党是特定利益群体的代表,它们的目的是赢得选举的胜利和维护自己政党的利益,彼此之间经常陷入无序竞争,往往出现相互恶斗和彼此否决现象,短期的、个别的政党利益超越了长期的、共同的国家利益。一是相互制衡滑向相互否决。比利时2011年6月大选后,因政党纠纷陷入了长达一年多的无政府状态。2013年9月,美国共和党主导的众议院阻挠奥巴马力推的美国医疗保险改革方案,致使政府预算没有着落,导致政府一些部门关门。二是彼此攻讦丑闻迭出。为在竞选中上位,候选人之间相互攻讦早已习以为常。在近期的“邮件门”事件中,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候选人不惜采取各种手段丑化贬损对方,充分暴露了西式民主政治中阴暗丑陋的一面。三是党派纷争错失发展良机。上世纪80年代,拉美国家开启民主化进程以来,经济社会发展一直“走走停停”,一些国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其重要原因之一在于不同政党相互缠斗不休,在事关国家未来发展的重大战略上不能形成共识,政治民主化未能促进经济现代化,导致一些国家始终处于治乱轮回,丧失了追赶世界经济发展大潮的良机。因此,多党竞争一旦演变为多党倾轧,势必难以集成国家力量进行有效的国家治理。

  民主失控引发社会失序。在西式民主政治中,政治领袖承诺多、落实少,解决不了经济、就业和社会福利等难题,民主政体自身的弹性张力和社会掌控力量遭到削弱,导致一些极端势力乘势而起,打开了诱发社会动荡的“潘多拉之匣”。如法国国民阵线、德国选择党、意大利五星运动、希腊金色黎明党、瑞士人民党等在选举中取得不俗选绩,他们打着反移民、反欧盟、反全球化的旗号,支持极端民族主义,主张贸易保护主义,对欧洲社会主流民意产生了潜移默化的负面影响。近年来,法国巴黎、英国伦敦、德国慕尼黑、比利时列日等地相继发生街头骚乱、暗杀、强奸、枪击案,人们惊叹欧洲不再安逸和宁静。经济长期低迷、贫富差距拉大还催生了各种民粹主义,反映了民众对现实的不安和对未来的恐惧。国际社会有识之士认为,极右政党得势和民粹主义抬头意味着西式民主政治的失灵,西式民主真的“生病了”,其病因既有林林总总的现实问题,也有先天体制基因缺陷。

  民主输出导致国际动荡。长期以来,西方国家致力于民主输出,以期实现“历史的终结”,建立“民主和平的新世界”。但这种民主输出往往遭遇水土不服,带来种种恶果。一些发展中国家移植西式民主,超越了自身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水平,原先被压制的民族矛盾、宗教冲突、城乡差距以及世俗与宗教、军权与民权的碰撞,在民主化进程中集中释放,引发社会动荡,比如教派冲突下的伊拉克、世俗与宗教矛盾中的埃及和土耳其等。急剧民主转型往往带来的是经济衰退和民生凋敝,从“颜色革命”的中亚国家,到“茉莉花革命”的西亚北非国家,莫不如此。这种由西方势力充当幕后推手的民主化,传播的不是福音而是灾难。

  西方国家在民主的程序化和规范化方面形成相对完备的体制和机制,但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决定了西式民主有着自身难以克服的缺陷。西式民主绝不是人类政治制度的唯一模板,条条大路通罗马,每个国家的民主政治发展具有自身的逻辑,不可能照搬西方模式。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