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陶文昭: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
2018年06月08日 09:31 来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 作者:陶文昭 字号

内容摘要:一、新时代的性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是一个完整的新概念,不能脱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孤立地理解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创造人民美好生活的必由之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是指导党和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正确理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是当代中国发展进步的根本制度保障.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系统回答了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形成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了行动指南。

关键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变化;习近平;发展;进入;现代化;人民出版社;中华民族;主要矛盾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陶文昭,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北京 100872

  原发信息:《教学与研究》(京)2017年第201712期 第5-11页

  内容提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具有特定含义,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新阶段,有别于其他历史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是发展的同向飞跃,巨大的发展成就是新时代的基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是基于历史性变革,包括社会主要矛盾转化等一系列标志,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十八大以来带领我们进入新时代。基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历史方位,我们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厘定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奋斗目标和战略部署,提出了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

  关 键 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初级阶段

  标题注释: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思想精髓研究”(项目号:14ZDA001)的阶段性成果。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党的十九大做出的一个基础性的重大论断。深入理解新时代,就要对其性质、向量、标志、方位、战略等做更具体的分析。

 

  一、新时代的性质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是一个完整的新概念,不能脱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孤立地理解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一般的修饰词,而是对新时代的定性、定位。

  第一,这个新时代的制度定性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不是别的什么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命题是改革开放之初邓小平在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首次提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又根据时代条件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换言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实践形式,两者在制度性质上是一致的。

  第二,这个新时代的时间定位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之内,而不是改变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十九大报告在提出新时代的同时,特别指出:“必须认识到,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没有改变我们对我国社会主义所处历史阶段的判断,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我国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没有变。”[1](P12)这说明新时代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之内,新时代没有根本上改变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大历史阶段内的新阶段。习近平总书记在“7·26”讲话中说得更明白,那就是“我们要牢牢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2](P59)“谋划和推进党和国家各项工作,必须深入分析和准确判断当前世情国情党情。我们强调重视形势分析,对形势作出科学判断,是为制定方针、描绘蓝图提供依据”。[2](P60)从这些话语中不难看出,新时代指的就是“发展的阶段性特征”、“世情国情党情”等。

  明确新时代的性质,就与时代的其他用法作出必要的切割。众所周知,越是常用的概念,越是看起来简单的概念,往往是内涵和外延难以厘清,学术界难有共识的。时代就是这样一个常用而多义的词,理解起来非常复杂,学术界也争议不休。例如,在《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时代一词被高频地、广泛地使用着,中文版中直接使用时代的就约有3000次,还不包括那些与时代相近、相通的词。如果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不加分析地套用、比照各种范围、各种意义的时代概念,就会在学术和政治上造成不必要的混淆乃至错误。因此,准确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最重要的是与制度时代、技术时代等作出区分。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不是制度时代。从社会制度视角,马克思主义有社会发展五阶段论,即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即共产主义社会,有时也将它们称之为时代。很显然,十九大的新时代不是这样的时代。更进一步地说,每一社会制度会分成多个发展阶段,这些阶段有时也称之为时代。比如,自由资本主义阶段、帝国主义阶段,也可称之自由资本主义时代、帝国主义时代。与之对应,社会主义也可以分为若干发展阶段,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是这样的阶段。同样很显然,十九大所说的新时代也不等同这样的时代,不是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并列的概念。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不是科技时代。观察和划分时代有多种视角,如政治的、科技的、发展的等等。这里需要指出现在影响很大的科技时代问题。马克思主义注意从技术发展观察时代。马克思曾说:“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是工业资本家的社会”。[3](P602)恩格斯指出:“现在我们可以把摩尔根的分期概括如下:蒙昧时代是以获取现成的天然产物为主的时期;人工产品主要是用作获取天然产物的辅助工具。野蛮时代是学会畜牧和农耕的时期,是学会靠人的活动来增加天然产物生产的方法的时期。文明时代是学会对天然产物进一步加工的时期,是真正的工业和艺术的时期”。[4](P38)习近平总书记也多次从科技角度阐述农业时代、工业时代、信息时代等,诸如“历史证明,工程科技创新驱动着历史车轮飞速旋转,为人类文明进步提供了不竭动力源泉,推动人类从蒙昧走向文明、从游牧文明走向农业文明、工业文明,走向信息化时代”。[5]当今科技进步对一个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越来越具有决定性作用。然而,十九大所说的新时代不是从科技角度判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实际上是从发展角度衡量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