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客体系统及其历史开放性
2017年09月30日 10:07 来源:《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 作者:金民卿 字号

内容摘要:而这种不足也难免给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留下一些值得注意并不断引起追问的问题:中国人所接受的是不是原本的马克思主义?有没有抓住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不是实用主义地裁剪了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性?同马克思主义相结合的中国实际究竟包括哪些内容?这些问题关系到。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客体:马克思主义理论及其发展变化作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客体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发展主体用以同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对象,从一开始就是作为指导思想,作为解决中国现实问题的行动指南而存在的,而不是一般性的学术观点.二、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际客体:中国具体实际的有机构成及其深刻变革作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客体,中国具体实际是通过发展主体与马克思主义理论结合的对象,是一个包括了中国历史传统、民族文化特点、现实矛盾状况、外部环境和时代特征等在内的总体系统.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理论;客体;毛泽东;中国共产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践;选集;革命;民族;文化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金民卿,哲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732

  内容提要: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客体,就是被纳入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之中、被主体加以结合的对象,即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具体实际,一个是理论客体,一个是实际客体。作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客体,马克思主义从一开始就是作为指导思想而不是一般理论、是次生态而不是原生态、是以解决实践问题而不是以追求理论完整性为中心;中国具体实际是一个包括了民族特点、文化传统、国情状况等在内的总体性系统,对于这些客体要素的把握程度是判断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展程度高低的重要尺度。主客体之间、两类客体之间的互动发展,形成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历史开放性。

  关 键 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客体/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国具体实际

  标题注释:本文是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思想逻辑”(16FKS001)的研究成果。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客体,就是被纳入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过程之中、被主体加以结合的对象,即马克思主义理论与中国具体实际,前者是理论客体,后者是实际客体。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研究中,人们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内涵、实质、主体等的分析是比较丰富的。相比之下,人们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客体的分析则显得不足。而这种不足也难免给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留下一些值得注意并不断引起追问的问题:中国人所接受的是不是原本的马克思主义?有没有抓住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是不是实用主义地裁剪了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性?同马克思主义相结合的中国实际究竟包括哪些内容?这些问题关系到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本质、进程以及当代发展等的探索;而搞清楚这些问题,“就不仅仅是理论工作者的时代任务和理论担当,更是关系到广大人民群众能否‘凝心聚力’、‘全神贯注’地聚集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下”①,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指导我国现代化建设的重大政治问题和路线问题。为此,我们必须要仔细讨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客体系统,不同客体的内在规定性,不同客体之间的互动关系以及这种互动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展进程的影响。

  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客体:马克思主义理论及其发展变化

  作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客体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发展主体用以同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对象,从一开始就是作为指导思想,作为解决中国现实问题的行动指南而存在的,而不是一般性的学术观点,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不断推进中,马克思主义理论本身也在发生变化。

  第一,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客体系统中,马克思主义只是理论性客体,在它之外还有中国实际这个实际性客体。是否被纳入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进程当中,是否成为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对象,这是判断马克思主义理论是否和能否构成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客体的基本标准。马克思主义在19世纪40年代就已经产生,但它长期没有被引入中国,没有被中国人所了解。当时的中国人尽管已经开始探索摆脱危境的思想和道路,但尚不知道在世界文明体系中已经存在着马克思主义这种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真理,马克思主义对于中国人来说还是纯粹的“自在之物”。在此情况下,马克思主义并没有也不可能与中国实际结合到一起,当然也就无法成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客体。

  19世纪70年代之后,马克思主义的个别名词、个别观点,开始零零星星地被译介到中国文化系统当中,一些先进的中国文化人逐步知道了马克思、恩格斯以及马克思主义的一些观点。但是,这些观点只是不自觉地作为外在的知识要素被引入,没有被作为理论参考更没有被作为指导中国变革的指导思想,同中国具体实际之间没有出现交集。也就是说,零星引入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片段,尚处于中国人的理论视野之外,也没有成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客体。

  辛亥革命前后,以孙中山等为代表的资产阶级革命党人,很多都自称是社会主义者,要在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孙中山曾经讲过,自己对社会主义是“竭力赞成之”,希望对社会主义学说“广为鼓吹”,“使其理论普及全国人心目中”,并说“余实完全社会主义家也”②。但孙中山所说的社会主义,并不是科学社会主义而只是一种解决社会生计的改良主义政策,即他所倡导的民生主义,“至若社会主义,一言以蔽之,曰社会生计而已矣。”③著名的资产阶级革命派理论家朱执信先生,在其所著的《马尔克Marc》一文中,④对马克思、恩格斯的生平以及社会主义学说作了比较详细的介绍,还明确提出要把马克思主义“介绍于吾同胞”,“所期者数子之学说行略,溥遍于吾国人士脑中,则庶几于社会革命犹有所资也。”当然,朱执信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因为他只是把马克思的学说作为一种外来的理论借鉴加以引进,而没有作为改造中国的指导思想,他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并不准确。例如,他在介绍剩余价值学说时,认为这个学说对于揭示资本剥削是准确的,但资本起源理论则“立言不审时或沿物过情”,“马尔克之言资本起源,不无过当,而以言近日资本,则无所不完也”;他在谈论社会主义时,总是把它看作是解决民生的途径,而不是看作人类解放的途径。正因为如此,马克思主义的核心理论如阶级斗争、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专政等没有得到高度重视,更遑论用这些理论来指导中国具体实践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