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教育管理学
赫尔巴特与涂尔干儿童惩罚观之比较及实践指引
2019年07月16日 15:32 来源:《教育评论》2018年第10期 作者:毕钰 字号
关键词:赫尔巴特;涂尔干;儿童惩罚观;实践指引

内容摘要:儿童惩罚观的话题由来已久,从古希腊至今,经过了漫长的发展历程。著名教育家赫尔巴特和社会学家涂尔干各自提出了独特的儿童惩罚观。两者的观点既有异曲同工之处,又有和而不同之处。赫尔巴特主要从管理角度看待惩罚问题,涂尔干更多将惩罚视为一种德育手段。对两种儿童惩罚观的比较,在有助于深入认识惩罚问题、把握惩罚本质的同时,为我国当今教育提供切实可行的实践指引。

关键词:赫尔巴特;涂尔干;儿童惩罚观;实践指引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毕钰,辽宁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博士研究生(大连 116029)

  内容提要:儿童惩罚观的话题由来已久,从古希腊至今,经过了漫长的发展历程。著名教育家赫尔巴特和社会学家涂尔干各自提出了独特的儿童惩罚观。两者的观点既有异曲同工之处,又有和而不同之处。赫尔巴特主要从管理角度看待惩罚问题,涂尔干更多将惩罚视为一种德育手段。对两种儿童惩罚观的比较,在有助于深入认识惩罚问题、把握惩罚本质的同时,为我国当今教育提供切实可行的实践指引。

  关 键 词:赫尔巴特 涂尔干 儿童惩罚观 实践指引

  “科学教育学”奠基人赫尔巴特(Herbart)是十八世纪德国著名教育家,他的教育思想以实践哲学和心理学为理论基础,囊括了教育目的、教学理论、性格与训育思想。其中,训育思想所包含的惩罚本质功能、惩罚手段等惩罚观对学校管理儿童具有较强的实践意义。涂尔干(Durkheim)是十九世纪法国著名社会学家、教育家,他基于社会学视角对道德教育进行研究,开创了道德教育的社会学研究先河,提出了纪律精神、牺牲精神和自律精神三个道德要素。为培育儿童正确认识并掌握道德诸要素的能力,涂尔干提出惩罚本质、惩罚手段等惩罚观,为我们理性认识惩罚问题提供了开创性的理论借鉴。

  由于赫尔巴特与涂尔干探讨儿童惩罚观的出发点不同,因此二者在惩罚本质功能、惩罚手段等方面存在差异。比较两者儿童惩罚观的异同之处,有助于我们从不同视角认识惩罚问题,为我国教育工作者科学实施教育惩罚提供有价值的实践指引。

  一、探讨惩罚价值——赫尔巴特的儿童惩罚观

  (一)惩罚价值:对儿童实施管理和训育

  赫尔巴特认为惩罚具有管理和训育两种价值。惩罚既是管理手段,又是训育手段。他认为管理是为了营造一种守秩序的氛围[1],同样惩罚作为一种管理手段,其目的是为了维护教育教学秩序。在他看来,维持教育教学和社会秩序是惩罚的最终目的。但他在考虑惩罚问题时,仅关注了惩罚的外在作用,忽略了惩罚的内在作用,没有意识到惩罚也应遵循儿童的身心发展规律。

  一方面,当惩罚作为管理手段时,惩罚更多着眼于失范行为造成的结果,对儿童施加的影响往往是表面的、暂时的。另外,作为管理手段的惩罚还是使儿童社会化的一种手段,儿童通过接受惩罚感觉到自己是作为社会人被对待的,他必须为未来生活做好准备。决定惩罚程度的主要因素是儿童失范行为背后是否有一定意图。[2]

  另一方面,惩罚具有训育价值。在赫尔巴特看来,具有训育价值的惩罚应尊重儿童的内心感受,不能违背教育目的,不能激起儿童的对立情绪。此种惩罚对儿童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因此,只有让儿童心悦诚服地接受惩罚,才最有可能有效发挥惩罚的原本作用。此外,作为训育手段,教育者实施惩罚还要考虑尚未付诸行动的意图,即潜在行为的意图。

  (二)惩罚手段:威胁与体罚并存

  赫尔巴特在惩罚手段方面的观点集中体现在他对管理方法的论述中。在他看来,教育中有两种惩罚手段,一是运用惩罚的威胁,二是包括体罚在内的惩罚。所谓“惩罚的威胁”,指的是事先就警告儿童,不遵守纪律一定会受到惩罚,强迫他们遵守既有规范的一种恐吓式惩罚。[3]此种惩罚注重惩罚的防范功能,即通过对儿童的威胁和警告,以期达到防止儿童在生活中真正出现失范行为的目的。但这种恐吓式惩罚存在两种潜在危险:一是某些不易接受管教的儿童会蔑视一切威胁,使惩罚难以发挥威胁效力;二是由于这种惩罚方式存在违背儿童身心发展规律的可能性,可能会给儿童带来无法预想的身心伤害。赫尔巴特惩罚手段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他不反对体罚,并认为体罚或变相体罚是不可或缺的惩罚手段。他提出,为维护学校的规章制度,教育者必须要对儿童采取严厉的态度,儿童可以受到禁止吃饭、用工具打手等体罚。

  二、洞悉惩罚本质——涂尔干的儿童惩罚观

  (一)惩罚本质:促进失范儿童的道德发展

  涂尔干在《道德教育》一书中明确探讨了惩罚在学校的运用。涂尔干认为惩罚是维护学校纪律的一种手段,并能使学校规范赋有道德权威,触及道德生活的根源。尊重规范与害怕惩罚是完全不同的,涂尔干希望能通过惩罚使儿童学会尊重规范,而不是因为害怕惩罚、避免惩罚而被动遵从规范。在涂尔干看来,惩罚能够维持纪律的尊严,因而具有道德教育的功能。他将惩罚视为一种道德教育的方法、一种道德化工具,强调惩罚的教育性功能,即注重通过惩罚推动行为失范者道德发展的功能。[4]惩罚的主要原因不在于失范行为造成了严重后果,而是让儿童感到自己在道德上应受到谴责,让儿童知道自己违反了某种应该服从的规范,进而促进其道德要素的发展。

作者简介

姓名:毕钰 工作单位:辽宁师范大学教育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