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学 >> 高等教育学
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理论逻辑与实践路径
2017年07月07日 10:08 来源:《教育与经济》 作者:金保华 刘晓洁 字号

内容摘要: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本质上是在要素领域全面深化高等教育的改革。

关键词: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理论逻辑;时代诉求;实践路径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金保华,男,教育学博士,北京工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教育部战略研究培育基地——地方高水平大学发展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硕士生导师,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管理研究;刘晓洁,女,北京工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研究生,主要从事高等教育经济与管理研究。北京 100124

  内容提要: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本质上是在要素领域全面深化高等教育的改革。推进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仅符合现代大学发展的理论逻辑,也是对当前高校转型要求的现实呼应。针对当前我国高等教育结构失衡、质量欠佳、办学效益较低、创新动力不足等现实问题,推进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要以供给侧为突破口,通过调整与优化要素配置,在理念、机制、资源、技术等层面全面推动我国高等教育的改革与创新,最终建立起能够引领时代发展与进步的高等教育体系。

  关 键 词:高等教育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理论逻辑 时代诉求 实践路径

  标题注释: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规划基金项目“世界城市高等教育的基本特征、发展经验及其对北京的启示”(项目编号:12YJA880055),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项目“首都高校应用型创新人才培养的协同机制研究”(项目编号:13JYB008),北京市属高等学校高层次人才引进与培养计划项目(项目编号:CIT&TCD201504023)。

  中图分类号:F08;G40-05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4870(2016)06-0017-07

  进入新常态以来,中国经济结构的调整逐步深入,产业升级的步伐日趋加快,“低碳经济”和“绿色增长”正成为时代发展的主题。在此背景下,我国的人才供求关系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迫切要求增加对高端服务类、技术技能型和创新应用型人才的优质供给,以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新需求。高等院校作为人才供给的核心源头和重要基地,意欲适应和引领时代发展,促进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和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就必须在广泛参与社会经济发展的进程中不断推进全面而深入的改革,实现高校自身的转型发展。而实践表明,高校转型发展的实质就是高等教育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唯有从适应和引领经济新常态、推进创新驱动发展的大局出发,走好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之路,才能切实增强对高校转型工作重要性与紧迫性的认识,进而有效破解高等教育在结构、质量、效益和创新力等方面的老大难问题,为最终高质量地实现全面小康社会奠定人力基础和提供智力支持。

  一、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理论逻辑

  所谓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以供给侧为改革突破口,通过调整与优化要素配置,在观念、机制、资源、技术等层面全面推动我国高等教育的改革与创新。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目的是实现高等教育结构的优化、质量的提高、办学效益的提升及创新动力的增强,最终建立起能够引领时代发展与进步的高等教育体系。

  “高等教育供给侧”的概念由经济学中衍生而来,是作为高等教育需求侧的对应性概念而存在的。在经济学中,供给与需求是一组最基本的概念,也是一对既对立又统一的范畴。它们既存在着显著的差异,即有着各自独特的理论基础与内在逻辑,也存在着密切的联系,两者相互依存、缺一不可。19世纪初,法国学者萨伊(Jean Baptiste Say)在其著作中提出的“萨伊定律”认为“供给创造自身的需求”,并指出“干涉本身就是坏事,纵使其有利益”[1],该定律在供给与需求的关系问题上明确地突显了供给的主导地位,由此引发了学界对于供给与需求孰轻孰重的热议。从历史角度看,“萨伊定律”开创了供给侧学派的先河,且开启了欧洲古典自由主义的时代。然而,与其不可否认之重大意义并存的,是西斯蒙第(Jean Charles Lnard Simonde de Sismondi)和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等对其做出的批评。针对萨伊排斥政府干预经济的观点,西斯蒙第猛烈地抨击了其任由国家财富顺其自然的价值观,指出:“个人利益常常促使它追求违反最大多数人的利益,自由放任的竞争会导致最终财富极度不公的恶果。”[2]凯恩斯更是强调政府对自由市场的强力干预,主张通过货币和财政政策,加大投入,刺激消费,扩大出口,凭借“三驾马车”在短期内促进经济增速。二战后及至20世纪70年代初,普遍推行凯恩斯主义的西方世界经济增长较为快速,但凯恩斯学派对政策造成的经济结构失衡以及由此而来的消费需求不足视而不见,进而造成美、英等国一度面临滞涨叠加等结构性问题的困扰。而供给学派所奉行的“大市场,小政府”,通过市场自动调节来充分发挥劳动力、土地、资本和创新四大要素的作用,以此提高中长期潜在经济增长率的做法,有效地帮助了其经济走出衰退的泥沼。纵观西方经济学发展史,凯恩斯主义主张需求侧改革,倡导政府以财政政策和金融政策对经济进行干涉,新古典主义则倡导供给侧改革,倡导经济的市场自由化,反对政府从中进行干涉。两种不同的改革理念,在历史上不同时期或国家都曾发挥过作用,但其局限性都在于仅关注供给和需求的静态平衡,而没有考虑经济的动态发展,并且双方所做的都是总量分析而不是结构分析。

  实际上,“供给与需求是经济分析中不可拆分的一对,分割两者如同分隔电池的正负极一样荒唐”[3],供给能够创造需求,需求也能倒逼供给,它们共同构成了经济发展的“一体两面”。这要求我们“既要着眼于当前经济的稳定增长,又要考虑长远的可持续发展,在兼顾需求侧的同时以供给侧为主导推进结构性改革。”[4]因此,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于2016年宏观经济政策的基本定调是:“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与效率。”中央并没有否定需求管理的必要性,进行逆周期的调控措施,而是鉴于供给侧改革的多方不确定性认为:扩大总需求的增长仍然是必要的,同时也意识到经济的长期的可持续增长仅靠需求侧的政策是不够的,必须通过推进改革、经济结构调整和科技进步,来提高潜在增长率,这就是供给侧改革的要义所在。

  经济与教育向来就与整个社会生活紧密相连,两者没有任何一项可以纯粹地孤立存在。与基础教育相比,高等教育既要为一定的社会形态提供政治服务,又要为发展社会生产力服务,具有更加鲜明的上层建筑与生产力的双重属性。而无论从哪一种属性来看,其存在与发展均与经济社会发展有着相互促进、相互制约的密切关系。尤其是伴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以及我国经济与高等教育体制改革的进一步深化,经济发展与高等教育的关系已变得越来越密切,且这种关系并非单向的,而是双向的:一方面,经济发展为高等教育提供了必要的物质基础和条件,是影响高等教育发展变革的决定性因素;另一方面,高等教育作为劳动力生产与再生产的主要手段以及科学技术生产与再生产的重要途径,对经济发展具有不可忽视的反作用。基于上述对其属性和职能的分析可见,高等教育是经济供给侧的重要主体之一,承担着为市场提供准公共产品的特殊使命,因而与经济改革相似,高等教育也存在着供给侧改革和需求侧改革两种不同的逻辑,虽然在具体方法和要素上有所差异,但基本原理和思路是一致的。在高等教育的需求侧,政府的高等教育投入、家庭的高等教育消费以及国际留学生的往来等构成了高等教育领域需求侧投资、消费、出口的“三驾马车”。具体而论,改革开放以来,各级政府不仅通过财政手段加大了对高等教育的直接投入,而且间接地通过政策引导,支持银行贷款、鼓励企业赞助、号召社会捐赠,以满足高等教育发展对巨额资金的需求。在这一背景下,我国高校获得了大量的资金支持,办学规模上迅速扩大,招生人数也持续递增,扩招意味着更多学生有机会上大学,也带动了更多的家庭参与高等教育的消费。而政府在政策上支持出国留学、鼓励来华留学等也有效地推动了我国高等教育的国际化进程。

  不可否认,高等教育的需求侧改革以政府的资金、政策推动为主导,能够在一定时期内促进高等教育的快速发展,但从长远来看,过分依赖外部强有力的政府推行下的需求侧改革容易导致高校成为行政权力的附庸,在很大程度上会制约高等教育的发展。近年来,理论研究者与实践工作者的观点也渐趋一致,大家普遍认同:高等教育改革的压力在外部,而真正的动力却在内部。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逻辑也只有回归到大学自己的发展语境,回归到高等教育的话语体系,遵循高等教育规律,才能取得良好的效果。从经济供给侧改革的逻辑来看,劳动力、资本和技术是经济供给侧的“三驾马车”,而在高等教育的供给侧,源自于高等教育系统内部的“劳动力(教师和学生等)、土地(基础性资源)、资本(学校资金和无形声誉)和创新(思想、理念、制度、文化)”[5]等核心要素亦构成了高等教育供给侧的“马车”,对于整个高等教育系统的可持续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具体而言,供给是从要素角度看问题,高校不仅可以输出高质量的人才、高水平的科研成果和一流技术,在劳动和创新方面有所作为,而且随着知识经济的发展,人力资本对国家发展的促进作用愈发明显,高等教育必将迎来新一轮的发展机遇,成为政府重点投入资源与资金支持的领域。

  供给侧改革的目的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当前中国的高等教育供给侧改革在劳动力、资本、技术等方面已具备了较好的要素条件,亟待通过全面而深化的要素改革,实现高等教育质量的整体提高。值得注意的是,在经济领域,要素改革依赖于市场经济通过价格供求机制、竞争机制和利益机制来实现。我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是国家宏观调控下的市场经济,如何在市场经济中优化高等教育的要素配置,实现政府有限管制背景下的高等教育有限市场化,进而更加有效地促进高等教育发展,无疑是我们需要正视的问题。借鉴要素市场改革,高等教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本质就是在要素领域全面深化高等教育的改革,消除落后产能,增加有效供给,改革的方向则要回归大学根本,改革的重点也要从“需求侧拉动”转向“供给侧推动”,从注重规模、数量的发展转变到注重结构、质量、效益和创新上来。正如有学者所言:“破解难题、走出困境是改革的间接逻辑,回归根本、追求质量是大学发展的内在逻辑,也是供给侧改革必须遵循的基本逻辑。”[6]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