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论
【文萃】魏传光:马克思对“道德基础论”批判的思想逻辑
2019年06月03日 09:12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2期 作者:魏传光 字号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道德基础论;历史唯物主义

内容摘要:在马克思寻找改造世界、促进人类解放的道路过程中,道德说教并不是其基本选项,因为依赖道德说教,根本无法创造出消灭资产阶级所需要的条件。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道德基础论;历史唯物主义

作者简介:

  一、对道德说教的批判

  克利盖等人把社会主义当作道德理念和道德赞歌,荒谬地以道德作为社会运行的核心要素,进行秩序规划和制度设计,幻想通过道德目标引导工人阶级追求美好生活,把共产主义描绘成一系列“善”的追求与判断,这是马克思批判克利盖道德说教的重要语境。

  在这样的语境下,为了让共产主义脱离道德情感的羁绊,建立在社会发展的经济规律之上,马克思对“人类之爱”展开了火力十足的批判。那么,马克思为什么要批判以“人类之爱”为代表的道德说教呢?主要原因有两点。

  其一,在马克思看来,通过类似“人类之爱”的道德说教开展所谓的社会拯救是幼稚的,不符合社会经济发展规律,自然也就无法观照现实、无法触及社会症结。

  其二,克利盖关于“人类之爱”的道德说教不仅幼稚,还会对共产主义运动带来伤害,这是马克思反对道德说教、批判“人类之爱”最为深层的原因。

  总之,在马克思寻找改造世界、促进人类解放的道路过程中,道德说教并不是其基本选项,因为依赖道德说教,根本无法创造出消灭资产阶级所需要的条件。在马克思看来,这种通过道德说教所描绘的未来社会的蓝图,完全忽视资本主义的运行规律,如果把道德抬高到历史进步的决定性力量,带来的不是抬高人们对道德的尊崇与敬畏,而是对道德的毁灭,最后充其量“就是充当这种小市民的夸夸其谈的代言人”。

  应该说,道德说教批判是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思想体系建构的方式之一。历史唯物主义认为,人的社会存在决定人的道德意识,道德观念归根结底是由一定社会的经济关系和人们所处的社会条件决定的,通过道德说教改变人的道德意识,进而改变社会存在是虚幻的。相反,人们应当从经济基础、物质生产和交往方式出发批判“不道德的社会根源”,重视道德产生的社会经济基础,用非道德手段解决道德问题。可以讲,马克思虽然对无产阶级怀有道德深情,但他拒绝一切形式的道德说教,而是将道德理论置于科学的历史观之中,以唯物主义的观点看待历史事实与道德价值的矛盾和冲突。

  二、对道德形而上学的批判

  与直接明确地批判道德说教不同,马克思对道德形而上学的批判是间接性的,是通过对“形而上学”的整体性批判完成的。《德意志意识形态》是马克思主义批判“形而上学”的专著,通过这部作品,马克思恩格斯要与一批着迷于各种“形而上学”魔力的德国思辨哲学家们划清界限。“道德形而上学”是“形而上学”的一种类型,虽然马克思并没有直接批判“道德形而上学”,但我们可以借助《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形而上学批判来理解他对道德形而上学的批判。

  那么,道德形而上学具体有什么危害,以至于引起马克思的忧虑呢?

  其一,在马克思看来,道德形而上学实质是“头脚倒置”的、思辨的“哲学词句”,由于脱离了对现实的思考和观照,对未来社会的发展和对现实社会的理解,很容易沦落为一种“道德劝告”的“幽灵”,尤其是对于哲学思维深厚但经济实践活动缺乏的德国思辨哲学家而言更是如此。

  其二,更为重要的原因在于,建立在对历史演进臆解基础上的“道德形而上学”的确具有令人心灵平静的功能,但同时也产生“抽象的词句填平了社会发展不平衡的历史沟壑,思辨的铁幕遮蔽了革命意识的光焰,语言的死灰掩灭了进步观念的火花”的后果,误导无产者“在幻象、观念、教条和臆想的存在物的枷锁下日渐委靡消沉”。

  总之,马克思批判道德形而上学的主要原因在于它是“书斋里的革命”。道德形而上学把社会问题归结为道德和精神问题,去追溯“作为积极的精神的少数杰出个人与作为精神空虚的群众、作为物质的人类其余部分相对立”,而工人阶级所真正需要的,是对社会矛盾的科学分析。马克思通过对包括道德形而上学在内的形而上学的批判,完整地瓦解了近代形而上学的基本建制,开启了由之而来的“历史科学”纲领的建构。

  三、对旧道德观及其意识形态的批判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德意志意识形态》以及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多次把旧道德观作为一种唯心论的意识形态去批判,这一点,“分析的马克思主义”者伍德和米勒等人看得很清楚,认为马克思非常坦率地指出道德就是意识形态。其中,蒲鲁东的“永恒正义”观念是马克思道德意识形态批判的典型对象。

  关于所谓的“永恒正义”观念在马克思思想体系中已经作出了根本性的否定和证伪。实际上,马克思对“道德在阶级社会通常怎么运作,它为什么会这样运作”进行道德社会学式的思考之后,发现道德在一定的时候跟法律、宗教一样,“凭借广泛而具有欺骗性的蒙蔽方式从事意识形态的工作并具备一种支持现存制度的保守功能”。正是建立在“永恒正义”观念的功能性思考的基础之上,马克思认为“永恒正义”是意识形态的胡说,以伪装的方式服务于资产阶级的利益。

  概括地讲,马克思对道德意识形态问题的批判是因为它充当了向不道德的社会秩序谄媚的辩护士,企图用资产阶级道德来为现状辩护,从而给工人阶级带来迷惑和欺骗。当然,马克思对道德意识形态的批判,既不是批判意识形态本身,也不是批判道德本身,而是批判唯心主义和旧唯物主义对意识形态和道德的理解方式。正如尼尔森理解的那样,马克思并非反对所有的道德,只是反对阶级社会代表剥削阶级和统治阶级利益却声称代表人类普遍利益的规范体系的虚假图像和作为统治阶级意识形态的道德。

  马克思对道德意识形态问题的批判的独特之处,就在于他看到了道德是反映特定阶级利益的特定意识形态。“永恒正义”把统治阶级的利益说成是普遍的利益,很容易在工人中造成有害影响。通过对蒲鲁东“永恒正义”观念的批判,马克思不再单纯从道德或法学观念中引申出对未来社会的设想,而是基于人类历史发展的一般规律展开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和对社会主义的阐发,“彻底明确了自己的新的历史观和经济观的基本点”,实现了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历史观与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初次结合。

  四、结语

  马克思之所以在其理论文本中多次对“道德基础论”进行批判,根本原因在于马克思看到道义的谴责与批判虽然对于揭露资本主义社会的不正义性和激发人们改变社会现状的情绪能够发挥一定作用,但是一般性的道义谴责往往是软弱无力的,如果找不到克服不人道社会现状的现实途径,找不到推翻资本主义社会的有效方式,根本不可能彻底改变工人阶级的悲惨处境与屈辱地位。

  尽管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多次进行严厉的道德谴责和正义批判,但他非常反对依靠道德论证改变世界以及对世界的变迁方式报以简单的道德理想主义。马克思尤其强调,在资产阶级占主导地位的社会里,要保持对道德的警觉,道德作为一种意识形态,不可避免地具有阶级性、依附性和脆弱性,它往往会被伪装成具有迷惑性的超阶级话语。由于马克思的旨趣在于解放全人类,而且认为人类的解放必须依赖于无产阶级的阶级觉醒,所以马克思对道德说教、道德形而上学和道德意识形态的批判都指向了这样一个根本问题:革命的发生和发展不依赖于人的道德,更应关注的是道德产生的实践基础。

  但是,马克思并没有一般性地反对道德,我们不能将马克思对道德说教、道德形而上学和道德意识形态的批判曲解为对所有道德的拒斥。实际上,马克思的思想体系中内蕴深厚的道德实践品质、道德批判意蕴和终极关怀诉求,他不仅强调真理的力量,同时也强调道义的力量,对无产阶级怀有道德深情,只不过马克思主张道义性要以科学理论为基础,在历史唯物主义的框架内理解道德,把道德奠基于“现实的东西”之上,重视道德产生的社会经济基础,深入到强大的经济事实和鲜活的生产活动中批判“不道德的社会根源”。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由于马克思的道德批判主要是在同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思潮的辩驳和论争中完成的,其观点大都是在特定背景下的特殊阐释,批判性表述方式是马克思道德理论的重要特点,因而不能随意发挥和无限抽象其特殊含义,否则就会曲解原义。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马克思“道德基础论”批判的思想逻辑告诉我们,不能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或抽干为抽象的概念、空洞的道理和冰冷的理性,或抬高成为神圣高远、远离生活“永恒的”完美境界,遗忘价值观生成的利益基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和践行应回到实践本身,回到现实的人和现实社会之中。

 

  (作者单位:暨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2期,中国社会科学网 贾伟/摘)

作者简介

姓名:魏传光 工作单位:暨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禹瑞丽)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