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管理学 >> 经济管理
加速推动数字经济创新与规范发展
2019年11月21日 10:03 来源:《北京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作者:赵剑波 杨丹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 

  通过研究数字经济的主要特征和发展领域,明确当前数字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并提出相关措施与建议。我国数字经济发展面临三大约束,底层技术原创性不足,而商业模式创新的空间日渐狭窄;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融合不足,智能制造还未成为数字经济的主要载体;数据垄断和数据安全问题日益迫切,还未形成完善的数字经济治理模式。因此,数字经济未来发展的关键在于创新、融合与规范。推动数字经济的创新发展,要在提升基础技术创新水平的同时,继续发挥用户规模和数据资源优势,创新互联网商业模式;突出智能制造的承载力,不断推动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发展;积极探索数字经济治理和监管的新模式,保障数据信息安全,合理开发利用数据资源。

  关键词 

  数字经济;新一代信息技术;智能制造;数据安全;治理体系

  基金项目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研究阐释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项课题(18VSJ054)

  

    我国数字经济快速发展。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正成为推动经济发展和技术变革的重要力量,其不断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推动数字经济时代到来。数字产业的发展以及产业数字化程度的加深,使得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不断融合,数据大量积累并成为关键生产要素,数字经济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核心驱动力。我国数字经济规模居世界第二,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总量达31亿万元,约占GDP总量的35%[1]。相当数量的互联网巨头和科技初创企业已登上国际舞台。根据上海社科院发布的《2018全球数字经济竞争力发展报告》,中美数字经济发展相对接近,动能强劲。但是,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也存在不少问题。从实践层面看,新一代信息技术向生产和消费领域的渗透不均衡,数字经济发展模式较为粗放、不规范。从理论层面看,虽然国内外机构纷纷发布数字经济的相关研究成果,但主要以对现象描述和案例研究为主,理论分析和研究相对滞后。本文认为,保障数字经济的发展需要有针对性地从制度层面“树规立距”,一方面,要认清数字经济的理论内涵,系统性地研究数字经济发展机制和治理挑战,例如平台经济和数据要素特征等;另一方面,继续创新、积累、挖掘数据要素资源,保持创新的同时,不断规范数字经济的发展。最终,通过从理论和制度层面破解制约数字经济发展的瓶颈,促进数字化产业和产业数字化发展,构建数字经济创新和规范政策体系,不断培育壮大现代数字经济产业。

  一、数字经济的内涵与发展领域 

  当前经济社会发展形态正在由工业经济向数字经济过渡[2],应正确理解数字经济的内涵。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信息经济、互联网经济、知识经济等相关表述,这些概念从不同侧面反映了人们关注的焦点[3]。整体来看,数字经济的概念最具有包容性,更能准确表述当前“新经济”发展的状态和特征。

  (一)数字经济的主要特征 

  有关数字经济的定义,研究领域比较能够形成共识的是2016年G20杭州峰会《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中的定义。数字经济是指以数据为要素,网络为载体,以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为通用目的技术,通过与实体经济不断融合发展,提升生产效率和优化经济结构的系列经济活动。理解数字经济内涵的关键在于“三化”,即数字化产业或者数字产业、产业数字化、数字化治理[1]。本文认为,治理研究的内容还至少应包括数字经济本身的治理,例如滥用数据垄断势力以及数据安全等。

  1.数据成为生产要素 

  在消费领域,我国庞大的用户市场、数亿级的网民数量是数据积累的前提条件,也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石。随着数字经济快速发展,海量数据不断生成、沉淀及被利用,成为新型生产要素。完善的互联网基础设施、活跃的创新创业环境,为数字经济提供发展支撑。随着5G网络的投入商用,我国网络基础设施加速迭代升级。我国互联网用户规模庞大,智能终端用户众多,为数字经济提供用户基础,还能够加速商业模式创新的应用,让互联网企业更具竞争力。随着数据要素大量积累,数据刻画更加精准,数据成为价值创造的重要来源,数据资源成为未来决定企业竞争优势的关键因素。可以预见,数据作为继劳动力、土地、资本之后出现的新型生产要素,数据管理则将成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2.提升实体经济效率 

  在生产领域,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融合,推动制造业不断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升级,并贯穿产品的全生命周期,智能制造成为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新一代信息技术是数字经济时代的通用目的技术,不断推动价值链横向、纵向和纵横之间的创新资源整合。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的研究,新一代信息技术作为通用目的技术,不但影响生产要素的变化,还能带来生产方式的变化[4]。中国工程院2017年发布的《中国智能制造发展战略》则认为,可以从技术范式、价值形态、生产组织3个维度来理解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的融合发展。在技术范式维度,推动成数字化制造、数字化网络化制造、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制造等融合发展模式。在生产组织的维度,建设智能工厂、智能企业、智能生态,实现制造过程中各环节、各企业之间数据实时传递,协同决策。在价值形态的维度,创新智能化终端产品和增值服务。新一代信息技术向实体经济不断渗透,重塑传统产业的生态,最终提升了实体经济的效率。

  3.转变经济增长模式 

  数字经济改变了经济增长方式和增长动力。从增长方式看,数字经济与工业经济的区别在于传输对象和基础设施的差异,在工业时代,物质和能量是主要的传输对象,基础设施是交通网络、管道网络、电力网络三大类型,在数字经济时代,信息成为重要的传输对象,基础设施是互联网设施和宽带网络[5]。在工业经济时代,企业扩张的方式是“规模和范围”,在数字经济时代,企业的成长可以突破地域和空间的限制,以“平台”的形式,理论上市场可以覆盖整个网络空间,实现非线性快速增长。从增长动力看,数字经济增长动力的关键在于通用目的技术的应用与扩散,区别于传统依赖要素实现增长的工业经济,信息技术指数级增长、数字化网络化普及应用、系统集成创新和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的战略突破是数字经济的主要驱动力。新一代信息技术扩散的速度越来越快,技术进步不是以线性方式而是以指数方式发展[5]。尤其互联网企业可以在网络效应下快速实现规模扩张,逐步形成寡头垄断格局,从而突破工业经济时代的线性增长模式,实现突变和跃迁[6]。

  总之,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过程中,数据成为新的关键生产要素,“万物互联”增强了数据要素的流动性,新的生产要素及其新的组合应用将引发生产方式的重大变革,互联网产业形态平台化、网络化,制造业加速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深刻改变国家间比较优势和竞争优势,从而对全球竞争格局产生深刻的影响。

作者简介

姓名:赵剑波 杨丹辉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闫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