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头条
辛鸣: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历史方位
2020年03月31日 14:50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2020年第2期 作者:辛鸣 字号
2020年03月31日 14:50
来源:《中国党政干部论》2020年第2期 作者:辛鸣
关键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共产党人

内容摘要:

关键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共产党人

作者简介:

  “民亦劳止,汔可小康。”(《诗经·大雅·民劳》)实现小康是中国社会两千多年来孜孜以求的社会理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们奋斗目标的第一步,也是关键一步”(《习近平关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论述摘编》,中央文献出版社2016年版,第9页)。中国共产党人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就把实现小康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努力推进。千年梦想、百年目标,在2020年变为现实,这将是中国历史乃至人类发展史上一个令人激动的重大时刻。但是,我们一定要保持理论清醒、政策稳健和实践定力,这就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并没有超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而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一、全面小康要牢牢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个基本国情

  “小康”是中国古代经典《礼记·礼运》中描绘的一个与理想社会最高阶段“大同”相对应的初级阶段。在20世纪70年代末,邓小平针对我国尚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基本国情,创造性地运用“小康社会”这一概念擘画新时期中国社会的发展蓝图,把它作为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实现中国社会现代化的重要阶段性目标,并且提出了路线图和时间表。邓小平提出:“以1980年为基数,当时国民生产总值人均只有250美元,翻一番,达到500美元。第二步是到本世纪末,再翻一番,人均达到1000美元。实现这个目标意味着我们进入小康社会,把贫困的中国变成小康的中国。”(《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226页)这样的发展“反映到人民生活上,我们就叫小康水平;反映到国力上,就是较强的国家”(《邓小平文选》第3卷,第88页)。所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小康社会的基本历史方位,也是小康社会的现实出发点。

  中国共产党人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认识是“特指我国在生产力落后、商品经济不发达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必然要经历的特定阶段”,这就是说生产力水平是判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根本标准。如果生产力水平不高,没有提升到现代化的生产力水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就难言跨越。只有实现了社会主义现代化,才能算是生产力发展超越了初级水平。所以,邓小平明确讲,“我国从五十年代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基本实现,至少需要上百年时间,都属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实际上讲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两个基本特征,一个是社会状态,“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基本实现”,另一个是时间期限,“上百年时间”。

  按照党的十九大作出的战略部署,“从二○二○年到二○三五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我们现在尚未“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从20世纪50年代算起,到本世纪中叶才是“上百年时间”。这就意味着中国社会建设小康社会的全部历史实践活动都是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之内而不是其外。

  尽管经过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的艰苦努力,我国于1997年提前三年实现了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比1980年翻两番的宏伟目标。又经过五年的快速发展,无论是人均GDP还是城乡居民恩格尔系数这两项小康社会的基本指标都较高水平实现、较大幅度超过,所以中国共产党在十六大上郑重作出了“人民生活总体上达到小康水平”的判断。并在此基础上正式把“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作为到2020年的奋斗目标提了出来,要求在本世纪头二十年,集中力量,全面建设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使经济更加发展、民主更加健全、科教更加进步、文化更加繁荣、社会更加和谐、人民生活更加殷实。同时,小康社会建设的内涵标准不断提高。经过十六大以后10年的发展,党的十八大在把国内生产总值“翻番”的目标由“总量”改为“人均”的基础上,又增加了城乡居民人均收入翻番的要求,同时还增加了“优化结构、提高效益、降低消耗、保护环境”等前提性条件。更明确提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要求,把“建设”改为“建成”,意在从倒计时的角度,从完成目标的角度强调紧迫感。

  但所有这一切,并没有改变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方位。我们讲我国生产力水平“显著提高”主要是纵向比。诚然,今日中国社会生产力水平总体上显著提高,社会生产能力在很多方面进入世界前列,但是从整个世界发展进程来看,横向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我国生产力发展水平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飞跃,在总体上依然处于中等偏下,依然是属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生产力水平。“社会生产能力”是不能与“生产力水平”直接划等号的。比如,我国经济增长虽然开始从传统的靠拼土地、拼资源、拼劳动力,向拼科技、拼质量、拼效益转变。但这种转变还处在起步阶段,新动能在短时间内还难以挑起经济发展的大梁,我们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还需要经历一个相当长的充分发展阶段。

  再进一步看,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主要矛盾中讲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从根本上说还是源于生产力水平低。所以,这种不平衡不充分不仅体现在落后地区、农村的发展不充分,而且也体现在发达地区包括一些大城市依然有发展不充分的现象。如果说当年邓小平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时,我们是刚刚站在社会主义的“门槛上”,是“不够格”的社会主义;我们今天只是站在了社会主义现代化的“门槛上”,还是“不够格”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并没有走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作者简介

姓名:辛鸣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1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