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头条
中国法治道路与法治模式——全球视野与中国经验
2019年09月03日 12:26 来源:《行政管理改革》 作者:强世功 字号
关键词:中国法治道路;中华法系;法治模式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中国法治道路;中华法系;法治模式

作者简介:

  [摘  要] 本文试图从现代法治理论的学理出发,基于对全球视野和中国经验的把握,探讨中国法治道路和法治模式的重构。激活中国古典立法传统、西方现代法律传统和社会主义政法传统,立足法律多元主义视角,超越18世纪“旧法治”的窠臼,在多元一体的政党法治国架构下重构中华法系,将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在中国法治模式下实现有机贯通,以真正理解、诠释和解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中的法治与治理问题,并为人类法治建设提供“中国法治方案”。

  [关键词] 中华法系;中国法治;法治模式;全球视野

  [作者简介]强世功,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法治研究中心主任。

  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战略目标,预示着中国法治会立足中国本土实践,走出一条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的法治道路。然而,学术界对中国法治的主流观点始终以西方的论述为标准。这就意味着中国法学理论“表述”与中国法治“实践”之间形成错位。虽然中国法治理论吸收了西方法治理论的许多有益要素,但如何从理论上准确地概括中国法治的实践,从而讲述“中国法治故事”,形成一套符合中国法治实践并能指引法治发展方向的中国法治理论话语体系,始终是中国法学理论必须面对的重要问题。要真正从理论上概括和提升中国法治实践,不仅要总结中国本土法治经验,更要具有全球视野,恰恰是在全球法治发展道路和法治发展模式的比较研究中,我们才能真正提出形成一套具有影响力的中国法治话语体系。本文正是从现代法治理论的学理出发,基于对全球视野和中国经验的把握,来探讨关于中国法治道路和法治模式的理论表述。

  一、学理:重新理解“法治”概念

  1.“法治”:一元主义还是多元主义

  “法治”在英文里对应the Rule of Law,这个概念关键是如何理解“法”(law)的含义。“法”(law)在拉丁文、德语、法语、英文和中文中都具有双重含义。一方面强调具有“正当”“权利”的含义,另一方面强调作为具有强制力的“规则”和“标准”。前者从广义上指所有指导人类共同生活、为人的行为提供遵从的依据,从而提供稳定行为预期的形形色色的法则;后者则仅限于国家制定和认可的法,是由国家制定、认可并由国家保证实施的规范体系。在中国政治法律传统中,前者往往是指“法”;后者往往是指“律”。春秋时期法家的代表人物管仲强调“法律政令者,吏民之规矩绳墨也”(《管子•七臣七主》),实际上是强调“法”“律”“政令”之间的并列关系。因此,在中文语境中, “律”指国家制定和颁布的律法,早期是“律、令、格、式”等形式并行,明清以后慢慢转变为律例体系;而“法”的使用则更加宽泛,例如荀子强调“法者,治之端也”,老子主张“道法自然”等,都是从“正当性”的层面来使用,超越了“律”“令”等国家法的范畴。

  因此,我们回归文字本意去理解“法治”时,必须回应一个基本问题:我们通常意义上的“法治”究竟是“法治”还是“律治”?从目前学术界所讨论的“法治”看,往往是在“律治”的意义上理解“法治”,从而一说到“加强法治”,就想到国家立法,想到司法改革,实际上都是在“律”的层面,也就是“国家法”(national law)的框架中打转转,其实质乃是强调“律治”,而非“法治”。那么,与之对应的“法治”究竟说的是什么呢?当然就是指向一种具有正当性的多元法治,党员服从党章就是正当的,村民服从乡规民约和习惯法也是正当性的。这就意味着“法治”的真实含义乃是基于“法律多元主义”(legal pluralism)的立场,强调习惯法、国家法、党规党法、道德伦理、自然法等等这种多元主义的法律理念共同推进的治理。在这个意义上,“法治”这个概念的英文翻译应当是the rule of laws,是多种法律的共同治理,而不能仅仅依赖国家法。

  因此,当我们讨论法治的时候,我们应当区分两种法治观念。一种是国家法一元主义,这种观念指向的是“律治”。而真正的“法治”概念乃是多元主义的法治观。从国家法一元主义的法治观来看,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比如《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因为不符合“国家颁布和制定的”法律的基本构成要件,所以自然也不认为是法律,也不属于“法治”的范畴。然而,如果从多元主义的法治观来看,党的政策在中国无疑具有规范正当性,政策所发挥的效力比国家法律还要大,当然属于国家法治体系的一部分。事实上,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将党规党法体系纳入国家法治体系中,就是秉持一种多元主义的法治观。

  由此可见,我们要理解法治,需要坚持法律多元主义的视角,而不能陷入西方实证主义法学派法治观的窠臼,将法治仅仅局限于国家正式制定的、具有韦伯所谓的形式理性特征的国家法,局限于国家法一元主义。我们必须看到,道德伦理的自然法层面、国家法层面,甚至民间习惯法层面等方方面面的多元法律渊源,相互促进,共同发挥规范行为的作用,这样一种生动活泼的多元治理局面才可以称之为“法治”,而不是以“法治”之名,建立一个韦伯所谓的“铁牢笼”式的律治国家。

作者简介

姓名:强世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11.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