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原创专区
李广文: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大意义 ——深刻学习领会习近平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思想的丰富内涵
2018年06月20日 14: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李广文 字号
所属学科:政治学关键词: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协商民主

内容摘要:民主,不论其实现形式如何,实质就是保障人民当家作主。

关键词: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协商民主

作者简介: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围绕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这一主线作出一系列重要论述,深刻阐述了人民民主发展的新形式新路径,形成了内容丰富、系统完备的习近平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思想,丰富了民主形式、拓展了民主渠道、加深了民主内涵。作为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深入学习领会习近平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思想理论内涵,系统总结其时代价值,对于展现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更加旺盛的生命力,助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意义。

  民主,不论其实现形式如何,实质就是保障人民当家作主。在民主观念已经十分普及的当下,关于民主的讨论早已超越要不要民主的原初阶段,步入怎样实行民主、实行何种性质的民主阶段。民主的规范性解释及其发展路径一直是国内外各界多年来持续关注的议题,关注点更多地聚焦在程序民主(选举活动)结束后,采用何种方式才能更高效、更低成本地规范公权力的运行,实现社会公共利益最大化的目标。实际上,上述议题的核心即是如何打通“人民主权”与“人民主治”之间的梗阻,实现民主观念、民主制度、民主程序相互融通。

  新中国成立前夕,在思索如何跳出“历史周期律”的过程中,党即选择了人民民主这一国家形式。在党领导人民革命、建设和改革过程中,党领导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其本质是保证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习近平同志在在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成立6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强调,“保证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不是一句口号、不是一句空话,必须落实到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之中,保证人民依法有效行使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和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的权力”。这就说明,保证人民当家作主离不开更好的制度设计和实践形态。对此,“有事好商量,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是人民民主的真谛”。习近平同志对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这一精辟论述,深刻阐释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基本定位和现实功能,为全国上下全面准确把握“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独特优势”提供了科学指导。同时,在如何认识选举民主和协商民主的关系问题上,习近平同志同样给出了深刻的解答:“人民通过选举、投票行使权利和人民内部各方面在重大决策之前进行充分协商,尽可能就共同性问题取得一致意见,是中国社会主义民主的两种形式”。而且,尤为重要的是,“在中国,这两种民主形式不是相互替代、相互否定的,而是相互补充、相得益彰的,共同构成了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特点和优势”。具体而言,现实中社会主义协商民主通过不同渠道分别发挥主导性或辅助性作用,以选举民主为标识的人民代表大会和以协商民主为特色的人民政协共存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生活之中。近年来,两会制度不断走向成熟,已成为党委政府联系群众的平台和政社互动的现实载体。就价值取向而言,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发展是自觉践行民主价值的实质性民主,是实现人民民主的低成本、高效率的制度安排。这同西方票决民主选举时候选人漫天承诺、哗众取宠,选举结束后民主活动进入休眠期,直到下一次选举到来被唤醒为止的异化现象形成了鲜明对此。

  在确立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发展方向后,如何有效实施和彰显这一制度的内在优势是问题的关键。“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构建程序合理、环节完整的协商民主体系”成为显著亮点。在此基础上,习近平同志多次强调,“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应该是实实在在的、而不是做样子的,应该是全方位的、而不是局限在某个方面,应该是全国上上下下都要做的、而不是局限在某一级的。”因此,协商民主的主体和内容更加多元。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进一步指出,“统筹推进政党协商、人大协商、政府协商、政协协商、人民团体协商、基层协商以及社会组织协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实践成果十分丰富,政党协商不断深化、人大协商有序开展、政府协商扎实推进、政协协商优势明显、基层协商形式多样、人民团体协商更加成熟、社会组织协商发展稳健。其中,依托新型政党制度的强大优势,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之间的政党协商呈现出完善党的一元领导核心与多元结构主体合理有序互动的制度安排。政党之间协商机制形成了多样化的新格局,包括中共中央负责同志与民主党派中央负责同志约谈、中共中央与民主党派中央书面沟通协商形式、民主党派中央直接向中共中央提出建议制度。在政府治理活动过程中行政主体同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就行政过程中的管理、决策事项及其引发的其他相关事项进行商讨、对话,进而达成合意或者形成协作。政府协商谋求行政过程中合作、共赢,彰显现代民主行政、科学行政等价值的理念,体现了关乎民情、民意的回应型政府建设的价值取向。在推进国家治理现代化的今天,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在政治事务协商、政府治理、社会治理和公民参与等领域表现出了良好效果,协商民主成为推动国家治理走向善治的强大动力。这说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纵向的多层次和多领域的展开,是积极回应公共事务治理实践的变迁,着力于把民主内化为国家治理的创新性机制和内生性资源,使得协商民主不仅在国家政治性事务层面发挥作用,也在广泛的公共事务治理中彰显其统筹性功效,有力诠释了“民主不是装饰品,不是用来做摆设的,而是要用来解决人民要解决的问题”的深刻内涵。

  此外,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也是党践行群众路线的重要方式。群众路线是党的根本领导方法,群众路线的实质是以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方法论为指导,把党性和人民性统一起来,是干部、群众双主体之间的平等性和互动性的有力体现。我国超大规模的国家实现经济与社会的双重转型,应对和处置各领域重大风险和考验离不开群众的参与和智慧,党和政府要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继续推进现代化建设事业,必须更加注重倾听人民的呼声,回应人民诉求。践行群众路线成为新时代公共事务治理走向共建共治共享格局的必然要求。在此情形下,在干群互动的过程中引入协商民主,通过多种形式的话语商谈,干群形成共同信念,取得最大公约数。对此,习近平同志强调,“人民群众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重点”,要“通过各种途径、各种渠道、各种方式就改革发展稳定重大问题特别是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进行广泛协商”。借助于全社会公共理性价值的培育这一外部环境,人民群众广泛参与的协商民主依托党的领导和保障人民当家作主的现实通道,在法治的规范路径上展开充分协商,保障公共利益实现的民主性与科学性。

  总结我国协商民主近年来的发展状况,其在协商层次结构、协商内容、协商主体与形式、特点等多个变量中都有所体现。协商民主的发展已融汇于政治、经济和社会生活各领域,其多样性和形式满足了各主体参与国家和社会性事务治理的需求。换言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发展是一条丰富、完整的线路,囊括了“国是商定、政策决定、事务解决、矛盾化解、权利保障和利益实现的活动”,在总体上趋向为程序合理、环节完整的协商民主体系。各级党组织在协商民主中的领导核心作用保证了协商民主始终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决策部署相一致,与公共利益相契合,与基层社会和谐稳定相衔接。同时,广大党员干部带头学习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方法和技术,善于运用协商民主的方式反映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趋向常态化。

  在习近平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思想的指导下,近年来,我国协商民主的制度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中办、国办《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建设的实施意见》《关于加强城乡社区协商的意见》《关于加强政党协商的实施意见》相继出台,这些《意见》明确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本质属性和基本内涵,阐述了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重要意义、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渠道程序,对新时代下开展各领域协商活动作出全面部署。植根于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发展沃土,各地着力于完善协商民主发展的参与机制、表达机制和监督机制等具体运作机制,在协商议题的提出、协商组织过程、协商结果落实与反馈等方面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探索,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展现出强大生命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发展直接彰显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

  (作者单位:中共盐城市委党校)

作者简介

姓名:李广文 工作单位:中共盐城市委党校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